2011/08/28

【短札】欲休兩日颱風假,吹皺一池孟婆水



突然之間,今年颱風上班不上課的公告成為一個問題。需要上班的家長們氣憤不已,憤怒的程度,應可以這篇文章為代表。這或許是因為地方政府公告太晚,或許是孩子們過完暑假就忘記在家如何獨立生活,或根本就是我的網路視域不夠寬廣導致小題大作;我個人倒是樂觀地認為這是因為台灣政客的公信早已完全失效,導致以往根本不被視為問題的,如今突然變成焦點。

然而這個問題本身不是問題,不是問題的本身卻又是個問題。

依據相關法規,人事行政局宣布上班與否的權限其實並不及於任何私人單位,只與公教人員有關。也就是說,官員根本沒有被賦予主導私人機關放假與否的權力,因而在制度上根本不需對公教人員以外的家長負責。而在幾年來的改革後,人事行政局的放假消息是以不成文的形態對私人單位產生效力,而這個不成文效力的權責則以交由地方政府首長的方式轉換成政治責任。對於強調依法行政不願負責的政客們而言,這或許是少數得以自我表彰的法外地帶之一。而在規定中,也有明文提及在有家屬需要照顧或無法到達機關的狀況下,可以向單位請家庭照顧假或事後呈報的方式停止上班。在公務人員的制度下,這些法規應當多半得以遂行。

因此這個問題並不是個問題。家長們所針對的政府首長們,就算是透過人事行政局宣布停止上班上課,效力也不及於私人單位。而在公務機關服務的家長則同時具備自行停班的法源與條件。

然而這可以引出背後較為真實的問題,也是唯一較與家長們的憂慮相關的,便是台灣基本勞動條件的現實。在我們遇到爭議時最常引用或爭奪詮釋權的維基百科上,明白列出了關於颱風天宣布放假標準的演進過程。而這每一次的更動,都在一定程度上基於民意而行。然而在交由地方首長決定放假與否之後,改革似乎到此為止。從現在責怪地方首長的狀況看來,這個分而治之的統御手段果然收效甚宏。人民工作與家庭兩端無法照顧的問題,如今變成針對首長是否對市民懷有善意的一場賭注。但是,政府任意決定全國是否隨機產生國定假日的合理性,顯然比不上明文設立法規要求企業主必須在天災時刻准予員工在家照顧來的大。不管是基於人道關懷,甚至訴諸家長民粹也罷,後者才是我們在這個以具文法律為制度依歸的國家裡,面對政府更為有效的訴求。家長為了工作而在颱風天出門,所造成的工傷或家庭可能受到的損失,儘管有「天然災害發生事業單位勞工出勤管理及工資給付要點」可循,顯然也不曾被當作要求員工在天災時刻上班的企業責任。

而且,就算我們回頭假設人事行政局的放假宣告對全台企業行號都有絕對的強制力,上班與上課的分別也是行之久矣。台灣既不是近年來只有這次颱風,勞動者也不是今天才碰到這個問題。但無論白領或藍領,以往針對這個現象最為團結的行為,大概就是四處轉貼不希望未達放假標準的颱風圖片而已。企業主了無責任,政客歡迎大家下注,勞工只有上網時才熱血澎湃。每次颱風來襲,產生的問題不只是土石流,而明擺著是影響所有人生活各層面的重大事件。而我們的選擇也非常明確,就是不停地遺忘,頂多提得起力氣關懷一下死傷人數,或怪罪自己賭桌上的莊家姿態醜陋不討人喜歡。

說到底,這事件本身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私下埋怨畢竟對政客構不成太多傷害,選民與首長很快就會一起把它遺忘。然而如果我們能認真面對這個凸顯了法律倚賴道德、權責缺乏歸依、制度徹底失效、勞工毫無意識、企業全無責任等等日常狀態的現象,同時對公共事務多一點有效的關心,或許在喝了今年這一碗孟婆湯之後,仍然能殘存一些往下一步前進的可能性。

4 則留言:

NOMAN 提到...

文章很好
但網頁配色讓老夫看了眼睛立刻有鬼影。

關魚 提到...

網摘推薦到好生活報的行政司法單元囉(附帶很長的編按):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10829/4294

瓦礫 提到...

關魚:再次感謝

Noman:好久不見,我會好好考慮配色問題的(囧)

GJRobert 提到...

哇,想不到多年後又被引來看到瓦礫的文章了耶。

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