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24

詮釋的路徑

不可避免地,我們永遠會碰到令人氣悶的討論結局(或假扮的意味深長)。以最可能稱為客觀的角度來看,那是因為討論雙方的視域無法結合,兩邊都固守自己的山頭,彼此派人出寨攻伐。既不想踏上對方的領土,就只是枉死一堆在前線上喊打喊殺的腦細胞而已。

不要鬧了。承認吧。如果人生真的可以這麼客觀,那就大方承認這世界上存在一個廣大的客觀地帶,我們可以一輩子安居其上,沒有任何壓抑和爭吵,沒有任何躲避或反省的需要。順便否認這個世界上沒有所謂語言的操作,肯定自然語言的存在,肯定一個悠然自得,從心所欲而不踰矩的烏托邦。並且肯定在烏托邦裡絕對不會冒出任何異樣的言語──那不正是我們要反對的嗎?
//被隱藏的片段
聽太多什麼地下莖游擊戰、什麼戰術反撲什麼偷獵什麼弱者武器,我們不能忘記,有一棟建築物擋在路上阻撓我們散步路徑的現象,不是你繞過去就可以消滅的。你所有的武器或許能稍微撼動、持續反諷、大聲嘲笑、在地圖上抹消,甚至最終把那棟建築解放成為人民的殿堂,都「只是」一種勝利而已。那種勝利絕不存在於空洞無比的什麼公民溝通行動構框裡,或者群眾包圍攻佔建築塗鴉修面敲毀雕像燈台國家聖像吊死統治者把辦公桌推出窗外在大廳升起一堆巨大的火讓人民跳舞作樂,但是那建築還在,就算找豪斯曼來摧毀它,它還在過去的記憶裡佔有一席之地。

你要清楚地告訴自己,那棟建築,你要推倒它,或讚頌它。要遺忘,或不停在身處他處時從記憶裡拾起;你要佔有,還是離開;你要繞過,還是面對。

戰術只有在不斷用自己的身體讓它發生時,戰略的一元宰制才會終於有個對立面。不要妄想全面性的勝利,除非你遺忘勝利。

更何況,到這個痛苦的程度為止,我們面對的還只是巨大城市之內某一棟建築而已。

我們所能妄想的,也只有好好維護自己的地圖與路線而已。偶爾你會經過一些狂歡的人群,或更幸運地,碰上一次動亂的萌芽。你的腎上腺素會替你決定該使用哪個部位的腦,擺動哪些肢體,喊出哪些口號。人生有幸碰上一次動盪,其後的空虛彷彿微不足道,卻又會決定你往後的人生。

你當然會越來越熟練,越來越習慣於固定的法則與攻擊要領,直到某一天你成為好戰之徒,常規化的戰鬥本能卻又會突然無法激動你的腎上腺。於是你冷眼旁觀,並嘲笑舞動的人群。

在這座巨大纏結的迷惘之城裡,你的詮釋路徑並不決定你的生命,它就是你的生命。

4 則留言:

Theodor 提到...

其實這篇才是 Happy Mobs 心得文吧 :P

瓦礫 提到...

這...我已經惡名昭彰了,不要再幫我忙了啊...

T口T...

Hetero 提到...

說真的,我不知行文的脈絡,但我喜歡這篇文章。隱約的讓我聯想到 de Certeau,但又不僅於此。

不過聯想到自己的困惑,大概就是重新喚起總是要作決斷的現實吧。

胡言亂語囉 : P

瓦礫 提到...

背景也無啥,不過de Certeau確實是我現在的心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