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17

從法國來的霉菌

我從法國南部的小村莊帶了兩塊乳酪回來。兩塊乳酪表面佈滿了霉菌,味道都很重,在巴黎住處的陽台打開包裝時,四處立刻瀰漫著濃厚的氣味。



帶回來之後,我再次打開包裝,把乳酪放在陽台的鞋櫃上風乾。似乎不到兩個小時,再去看時,木質的鞋櫃上已經沾染了一點一點的霉菌,綠綠黑黑,看來還蠻詭異的。我看見乳酪的表面生出一些粉末,輕輕壓下,還是有點潮軟,於是繼續放著一會,出門吃飯。

吃完飯回家,霉菌已經從陽台蔓延到落地窗內了。原本小塊小塊的霉菌,有些已經生出不同的顏色,鞋櫃大半都被覆蓋起來,從兩塊乳酪向外延伸處,有一片地界生著白茸茸的菌種,但乳酪本身並沒有太大變化,黃色的本體與粉末仍然可見。菌衣伸展的邊界則還是綠綠黑黑的。我把邊角的霉擦去一些,回頭進房間做自己的事。

過了一會,看見貓從門外走進來。長長的毛上長了一點霉菌,不過卻是綠色與黃色,看起來像是枯葉一般的色調。我抱起他,用紙擦去霉菌丟棄,貓似乎不太高興,喵了幾聲就離開。

不知不覺就入夜了,似乎是因為剛才擦拭時掉了一些,房裡也開始伸展起枯葉的色調。沙發已經佔滿了一半,但是看來卻比原來乾燥而骯髒的灰白色好上一些。書櫃也幾乎長滿了霉菌,但櫃上的書卻意外地沒有任何侵染。就像是換了新的書櫃一般,櫃頂上的霉菌長得很長,隨著風扇有韻律地搖擺,像是我在基隆從未見過的那種乾黃的秋日景象。

睡了一覺醒來,霉菌在晚上似乎停止生長,只是綠黑色的邊角都被白色的菌種取代。貓舒適地在客廳的絨毛上休息,嘴邊有霉菌的殘渣,但毛上已經沒有再長了,或許他的體質已經適應了霉菌吧,我這樣邊想著,邊收拾東西準備出門。臨時突然想起,到陽台上看,乳酪已經乾硬了。於是用密封袋包好拿到冰箱冷藏。

在外頭混了一天回家,一打開門,房裡充滿濃重的溼氣。原來霉菌已經伸展到天花板,客廳與房間的走道也長滿了。在白色的絨毛之間,長出艷黃色類似蕈類的物種,但我想應該還是屬於霉菌的類屬吧。急忙關上門,跑到房間觀看,幸好枯黃的部份沒有被侵佔,在兩種主要菌種的交界處,看來水乳交融地混合成深淺不一的漸層色調,或許是在乳酪的表面已經達成生存的和解也未可知。

貓看來很開心地在不同顏色的地板上跑來跑去,偶爾會撥弄期間的蕈類取樂。我到廚房一看,冰箱的抽屜縫中也延伸出一片灰白色的霉菌。看來有點像雪,也很像是貓原來的顏色。或許貓會更喜歡廚房這裡的狀況呢。我這麼覺得。

6 則留言:

Chyng 提到...

我好喜歡這篇喔

瓦礫 提到...

是的,聽妳這麼說,我又往兒童文學作家邁進了一大步。

Ben 提到...

是兩塊乳落是活體,或者乳落也會激生新活體?看來我一回家就把乳落放冰箱是錯殺了生命...

anarch 提到...

兒童文學作家?

我怎麼覺得很像「寄生獸」「顫慄寄生」之類的恐怖題材(搔頭)?

匿名 提到...

我將切下的那一小塊,放進曾裝滿豆腐乳的玻璃罐,一週過去了。像是磚灰的東西開始覆蓋原本金黃色的起司內裡...原本凹凸不平像石頭般的起司表層漸漸變的平整...

KarlMarx 提到...

會不會太噁心了一點?霉菌可以長得這麼快?是因為是法國品種的關係嗎?

歡迎歸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