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13

詮釋的路徑:多元災難

把衝突提高一個層次吧,為什麼不敢呢?

當下我們面對的爭議,不只是個人面對龐大機器的浪漫版本,更是群體面對群體的血腥總體戰爭。

而且,無論你如何自稱左派,都無法忽視這個事實:正是左派的語言與媒體武器,充實了所有自稱為右派的政治機器。省視當下,什麼是「人民」?誰是「異議」?什麼驅動了物質的高度生產與普遍化?資本主義生產體制的巨大動能,啟動了誰的歷史變革?是「左派」嗎?

//被隱藏的片段

且不要談龐雜的左派,我們必須接觸運動的實踐核心。一直以來,台灣的社會運動就在口號上強調「另一種(不同的)聲音」、主張「除了...的思考」、提出以社團核心暫代的人民統稱、要求以價值取得優位等等政治奪權的議程。這些傳播邏輯的發明,原本是基於對抗瀰漫社會的意識形態機器而設置。然而,宣傳邏輯比價值辯證更迅速地滲透社會,其結果並不意外地,便是由更具動能與組織能力的政治意識,掏空這些口號的主要辭彙,代之以其他也可稱之為價值的符號信仰。而這種信仰甚至已經是大眾政治議題裡相對更具思考能力的部份。

因此政治動員的符號便如此成為同具優位,或許更有力量的選項,當這個世界似乎充滿了進步的語彙和符號,「人民」挺身而出,宣稱經由政治動員而凝聚的希望,要求實為加強壓制的社會「改革」。這套構式可以絕不是反動的修辭,而完全移轉過往社會運動所發展出來的複雜語言型構。

甚至,「革命」的修辭也出現了。「左派」與「運動」從未認真處理的共產主義極權化體制問題,在實踐層面上的存留物,如今正在全面轉向,瘋狂反噬社會。

面對最嚴謹細緻的思辨不斷受到廢棄,我們哀嘆這個時代似乎失去反抗的力量。但那無疑仍是特定派別知識菁英失勢的呻吟。與其說這是世界性的保守主義復辟,我寧可認為這是全球性地方意識成形的正當結果。

承認吧,為什麼不敢呢?如果尚未搞砸的部份左派,從來未曾成功地將進步社會的倫理安置入日常道德體系之中,或僅獲得極其局限的成果,而任何大規模的試驗最後都由於中央控制巨大權力之甜美而誘引出人性最深的邪惡,以批判社會為名的所謂進步力量,有什麼能力去拒絕那個高懸著個體主義反對協同控管的自由主義知識傳統,發展出以普世價值為集體倫理的知識體系呢?如何以一種比保守價值稍不無恥、稍不暴力、稍不盲目的姿態去主張特定的公共倫理(甚至,狂稱草根之名)?

換句話說,當人民維護這個社會教導他們的價值,我們有什麼合理性介入並授予「我們的」計畫?

我們仍然依靠大眾媒介、口號式的實踐、身體衝撞等等實踐來介入,然而當我們在這些場域全面性地獲得場域內的合法性,自認受壓抑,無人可代言的保守者們,以「另一種聲音」之姿出現時,我們有何合理性予以抗拒?

多元社會的重大問題,不僅在於作為假多元的協同抑制(就算這點運動都無法屏除自己的罪),更在於真多元作為一種不可逆反的刺激物化。對於思辨而言貧弱或稀薄的單純感受性,可能就是大眾對特定議題所能承載的豐裕之極限;搭架在這個優勢之上,反對「進步」知識的「保守」操作者們,就能乘著政治議題巨量爆發的時代特性,創造出越來越有力的隨制連結。隨制連結的力量,不僅來自於不同符號之間靈活的隱現連動,更在於將隨制連結加以命名之後構作出的霸權共同體,成為無法以任何單一論述加以顛覆的知識型構。想像我們發展出多麼紛雜而彼此互不相屬的龐大知識生產體系才得以發展出對威權霸權的反對力量;今天一旦這股力量被命名,刻意盲目地收割,並創造不斷的共同體危機狀態要求自我集結求同(不可分散力量!),以及不斷的壕溝鏖戰譬喻(今天何處勝利,何處失敗,敵人暗度陳倉,我方暫時退守...),總體戰爭蔓延所至,對於叛徒、間諜、煽動者、通敵者、拒戰懦夫等等細緻知識的發展,影響所及,豈是參不參加戰鬥就能決定自外與否?

而意識戰爭,比起實體戰爭更重要的特性,即是敵人無所不存的可能性。只要思考對叛徒的細緻分辨知識(或者更可悲的,帝國對敵人錯誤卻有效的指稱),就可知在意識裡創造戰爭對象,乃至於創作整場戰爭本身有多麼容易。具備資源的共同體可能經由各種手段把意識戰爭化為實際(當然實際戰爭仍然不免受意識戰爭反向侵奪),不具如此資源的共同體則頂多只需暗示未來實體戰爭之可能而不必視為目標(敵人都已進逼如此,怎還能不覺悟?如果敵人再進逼,我們絕不排除...)。

而「保守」意識戰爭的總體性質,便如此以過往敵人提供的武器,寄存在於多元並存的社會前提之下。

然而,「保守」不是「正確」的代名詞嗎?在運動可望在夢想中奪權的美好年代,政治正確成為炙手可熱的「進步」意涵,也成為傳遞運動訊息的有效載體;但在當下,以「草根民主」的意涵為例,從「民主」逐漸遞移到「草根」的符號運動之下,傳統的物質乃至價值當然會進而成為具有政治優位效力的動能,取代由知識菁英帶領或教導的,或可稱為左派醜聞的政治行動。積極衛護歷史、傳統意識乃至道德的政治立場於是取得高度正當性,其中最進步者,不過是將「傳統再發明」的文化產業從業人員。

至此,「左派」還能在口號裡維護什麼專屬於己的價值?什麼價值不成為實受任意侵奪的所謂「中立」符號?什麼範疇還能無礙地指引通往特定進步知識的路徑?甚至,還能在何種政治意識的羽翼之下批判地存在?

一個險惡的誘惑自此產生:可不可以,使用同等無恥,同等暴力,同等盲目(恰當地控制?)的姿態來完成「左派」的理念?

8 則留言:

瓦礫 提到...

我應該要把這些文字發展成更清楚的版本。總有一天吧。至少這可以阻止我去打愚蠢的爛仗。也不需要在部落格上自以為是地幫各位小朋友上邏輯課程。哈哈。

政小四 提到...

有關於最後第二段...
那價值不能是把自我侷限在界限之內的,也不能是衝破界限卻因而來到另一個界限之內的;它必須站在界限上思考。

瓦礫 提到...

我同意一個可信服的價值應該就像你講的這樣。

不過,這篇文章寫完自己也覺得有點自外於所謂左派。我畢竟還是沒辦法徹底信任任何自稱的派系啊...

弱慢 提到...

我也看了那個邏輯課,理則學不是這樣的吧,騙人沒上過。去...

pp 提到...

瓦礫
被咬的人是我吧

瓦礫 提到...

pp,不是啊。我重看一次文章,裡面說的東西跟我印象中你的文字也沒有太大相關。

或許許多線索真的太過隱諱,應該想辦法說得更清楚些。無論如何,若有冒犯,還請見諒。

瓦礫 提到...

好恐怖喔,這篇文章到底是誰寫的啊...

如果我對本業有對政治這麼深的狂熱的話...(嘆)

Theodor 提到...

如果您對本業有對政治這麼深的狂熱的話...

...那就一定可以成為海賊王的!(鵝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