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22

自由時報投稿始末注:一個宅男的立場

三月十九日,自由廣場上出現了一篇文章,作者燕勒卿把康樂里拆遷問題連上樂生,不是為了弱勢人權問題,而是為了媒體炒作與政治權位問題。然後是三個巧合:1. 「近來」抗議全部圍繞蘇貞昌;2. 部落格「名人」瓦礫「同時」發起...串連活動;3. 陳學聖...引用夏鑄九在反推土機運動中說的「扭曲」言論。燕勒卿認為馬英九明明需要負責,但卻「未見抗議者對馬英九有同等級的抗議分貝與動作」。

一般而言,「巧合」似乎是指某些看似理性上無法相關的事件「引發」一般理性無法預期,但內在產生自明邏輯的情況。固然這個解釋裡的因果關係並不清楚,但我還沒見過可以這麼大剌剌地用一般理性刻意串連事件以為「巧合」的說法。至少我們會說"Coincident? I think not!",然後解釋我們的邏輯。

但是燕先生似乎認為自己並不需要這麼做,而只留下一句「只是對於這場抗議運動是否質變,或為政治勢力所收編,恐怕也需要謹慎面對才是」。

//被隱藏的片段
當天中午見到文章,我就寫了一篇回應:

關於樂生與政治的幾點補充

日前在自由廣場上刊登了燕勒卿先生的大作,其中有對於台灣社運長期的觀察,值得吾人表達敬意,且容我以燕前輩稱之。在文中提到本人在網路上所發起的串連活動「讓樂生人權決定我們的總統」,其中有些尚待補充之處,也請容我略置一二。

關於樂生保存,網路上有許多不同的串連、論述與反省。目前為止,在我所見到百餘篇相關的網路發表中,極少有已經表態支持某位候選人的,但是幾乎全部都對「公開審議90%保存方案,停止侵犯人權暴力迫遷」這兩條訴求有所回應。這代表了網路族群早已具備一定程度的政治判斷能力,能夠聚焦在實際人權與文化的維護之上。對於具備閱讀與思考能力的網友,本人部落格上所提供的相關資訊連結,早就已經明確指出,樂生保存問題,在蘇貞昌縣長、馬英九市長、謝長廷院長、游錫堃院長、馬英九主席、蘇貞昌院長、周錫偉縣長、郝龍斌市長,乃至於陳水扁總統與呂秀蓮副總統任內,只有看到不同政治人物虛幻的承諾,然而對於亟需協調的技術方案、絕不暴力搬遷的應允、文化資產的鑑定與維護等等實際問題,卻毫無履行的誠意可言。

套用燕前輩一句話,最近在政治鬥爭裡打得火熱的諸多天王們,「相關人等也都見於樂生案」,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做了什麼。這次的網路串連所要強調的,正是在樂生案中院民人權與文化資產不斷被侵害,然而所有政治人物卻只一味拖延卸責,這樣巨大的反諷與落差。雖然我個人只側面參與過幾次抗爭,卻也知道,近期呼籲樂生保存的各團體,並非操作政治短線的逐利之輩。僅近一年來,抗爭對象就包含了北縣府、北市捷運局、文建會、行政院、國民黨等等,皆是在樂生院保存案上具有權力,但卻不見作為的權力機關。

在此同時,我們期待更冷靜的觀察,讓焦點回歸到台灣文化人權的正面意義上。樂生的危機迫在眉睫,政治人物不能再毫無作為。我願以同為公民的身分,對燕前輩與自由時報的公民讀者們提出呼籲:讓政治人物正面積極的作為取代藍綠惡鬥,讓台灣能夠成為文化、人權與公民參與永續發展的正常國家。

過了一會,自由時報的論壇編輯來電。

他首先告知我,既然是回應,「一定會登」(OS: 那我就可以罵你囉?),然後提到,覺得我這篇回應表達了我的「心虛」。因為燕勒卿提到的都是很確實的質疑,而我完全沒有回答到。「為什麼不打馬英九?打蘇貞昌根本就不對嘛」,編輯說。

其實我本來就只是想寫一篇溫情呼喚的文章而已。不管規模大小,串連頭的形象總是要顧。

當然,假設自由廣場編輯代表著報社立場或主流讀者觀感,這通電話也可以說是具備一定的主觀善意。不過我對那個確實性實在是覺得非常感冒。為什麼一個猜測的確實性會大於已經發生的事實陳述?為什麼對於有責任的任何一個政客進行訴求,會比質疑背後有沒有政治陰謀來的更不確實?為什麼訴求必須被看成扣分而不是加分?

從上個世紀中,我們就被提醒,要注意政治化與自然化的意識形態效果;一切都必須放入政治,對於視為當然的一切事物都必須警醒。極權主義的支持者,就是在普遍規模下將特定信念視為自然而非人為。講了又講,講了再講,幾十年過去了,台灣沒有聽見。

然後我就投了現在見報的文章,我沒比對,原稿如下:

關於樂生事件網路串連的幾點補充

日前在自由廣場上刊登了燕勒卿先生的大作,文中提到本人在網路上所發起的串連活動「讓樂生人權決定我們的總統」,其中有些尚待補充之處,請容我略置一二。

事實上,「網路串連的基礎群眾」與「樂生保存運動團體」在角色上有根本區別。運動團體無論是向蘇院長陳情,或其後在街頭向文建會陳情並阻擋台北市捷運局的協調會議,皆極力凸顯「公開審議」的訴求。在現階段文建會既已提出90%保存方案、衛生署堅持強制拆遷以及台北縣市首長一意孤行的情況下,訴求行政院出面主持審議爭端,讓各方意見公開呈現,應是現行體制下最有效果的方式。而在代表樂生青年聯盟的網站上,檢討地方政府缺失與謊言的文字也仍然不斷披露。

另一方面,目前為止已達百餘篇的網路發表中,極少有已經表態支持某位候選人的,但是幾乎全部都對「公開審議90%保存方案,停止侵犯人權暴力迫遷」有所回應。在這兩條訴求上,顯然從地方政府到中央單位全都難辭其咎。相對於運動團體要求政府公開審議,本人發起的串連原意是提起政治人物正面協助的必要性,希望具有施政權力的政府不會因為政治人物的損益評估而畫地自限。

套用燕前輩一句話,最近在政治鬥爭裡打得火熱的諸多天王們,「相關人等也都見於樂生案」。這次的網路串連所要強調的,是在樂生案中院民人權與文化資產不斷被侵害,然而所有政治人物卻只一味拖延卸責,這樣巨大的落差。而近一年來,運動團體的抗爭對象包含了北縣府、北市捷運局、文建會、行政院、國民黨等等,皆是在樂生院保存案上具有影響力,但卻不見作為的權力機關。面對政府與面對政治人物的兩種行動,不能輕易混為一談。事實上,蘇院長作為行政機關代表,面對陳請時,若能不以暴力驅離,表示願意考慮公共討論,又有誰能否認院長的善意?

此刻,我們期待更冷靜的觀察,讓焦點回歸到台灣文化人權的正面意義上。樂生的危機迫在眉睫,政治人物不能再毫無作為。我願以同為公民的身分,對燕前輩與自由時報的公民讀者提出呼籲:讓正面積極的作為取代藍綠惡鬥,讓台灣能夠成為文化、人權與公民參與皆能永續發展的正常國家。

然後在自由廣場上,我的文章壓在這兩篇文章之下[1][2]。其中有一篇提到,「有自稱部落客的「瓦礫」發起「讓樂生人權決定我們的總統」活動,真是莫名其妙。那些爭取樂生療養院保留的宅男部落客,不但看不到在地居民的心聲,還把台灣選總統這麼重大的事和樂生掛在一起!」

這應該是繁體中文史上第一批公開指名見諸報端的宅男吧。我第一次覺得當宅男還蠻榮幸的。

4 則留言:

James 提到...

自由時報言論版的水準不能有太多期望,報紙的反對者專業度比網上反對者的文章還弱,只能看這個事件連「公開討論」的程度都很低,更別說「公開審議」了

anarch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anarch 提到...

回到燕先生的文章,一開頭拿康樂里當例子特定暗示,就徹底暴露他的政治服務立場……

現在想起來,當年自己雖然在康樂里事件與廢娼政策中徹底對「陳市長」失望,卻還是兩度把總統選票投給他。

然後,現在看到這兩個案子被以前跟自己一樣投票選擇的人暗示抹藍(不只燕先生一人),想想也是報應吧OTZ

po 提到...

總覺得
以前學的東西
現在回過頭來看
真的很搞笑。

(拍拍肩頭)

沒想到投個投書這麼曲折啊。

我以前投聯合報罵李家同,也被打電話來說:我們打算要刊,可是不一定會刊喔。
我想他根本不需要打那個電話,因為我是單純罵爽的,早就知道聯合報超愛李家同,根本不會登啊。

所以,登你這篇,然後順便罵一下,也是假平衡啊。